东城信息港

当前位置:

阿里巴巴劣质产品和非不等于赝品

2019/05/14 来源:东城信息港

导读

今天是第16个世界知识产权日。当天,阿里巴巴集团发布了《2015年阿里巴巴知识产权保护年报》(以下简称《年报》),这是自2014年以来,阿里

今天是第16个世界知识产权日。当天,阿里巴巴集团发布了《2015年阿里巴巴知识产权保护年报》(以下简称《年报》),这是自2014年以来,阿里发布的第二份知识产权保护年度报告。值得注意的是,在这份《年报》中,开篇即用较大篇幅援用国际国内假货的权威定义,来详细阐述假货是什么?,并明确指出:劣质产品和非不等于假货。

《年报》强调,不严谨地使用非概念,不仅混淆消费者的认知,也容易引发舆论误读,下降社会对产品的信心,甚至带来国际上对中国制造产品的不当理解。《年报》同时呼吁,政府及社会各界权威人士在谈及赝品问题时定义要科学,避免把非知识产权问题统归为赝品问题,放大假货比例。

那么,近年来饱受诟病的山寨货跟假货是一回事吗?对泛滥成灾的山寨品牌和商品,阿里是如何治理的?作为当今世界电商平台,在治理山寨过程中,阿里又面临着哪些现实困境?就这些话题,《法制》对阿里巴巴平台商品管理中心负责人李溪涵进行了专访。

法律对赝品山寨缺乏明确定义

:山寨货等同于假货吗?二者有什么区分?

李溪涵:山寨并非法律概念。很多大众所称的山寨品牌其实都是经商标局批准注册的,有合法身份,法律上一般将山寨称为商标近似。实践中,某个商标或品牌是否因使用近似商标构成侵权,需要有权机关的认定或司法机关判决,才能确认。

现在很多人将山寨和假货混为一谈,但事实上目前国家法律对赝品和山寨都没有明确的定义。平台根据民众认知以及商业实践,认为普通意义上的赝品与山寨存在核心区分,假货一般指未经权利人许可,在相同商品上使用与注册商标相同商标的商标侵权行为,而山寨则是商标近似,可能构成消费者混淆的行动。因此从法律上来看,山寨与赝品并不能完全划上等号,两者是有本质区分的。

很多山寨品牌都是有效注册商标

:电商平台在治理山寨商品上遇到的窘境,为什么不能像清理假货那样快准狠的去清理山寨货?

李溪涵:阿里对待赝品是零容忍的态度,为了打击假货从6年前阿里便开始着手研究大数据治假,聘请高管专门负责打假,现组建了超过2000人的打假团队。2015年4月至9月,阿里向执法机关推送售假团伙线索717条,获各地执法部门立案的为330条,被破获的案件为279起。期间,阿里协助警方捣毁制假、仓储、售假窝点600余个,抓获犯罪嫌疑人715人。

但对山寨商品,电商平台目前有许多困境,在法律上也有一些难点。

首先,很多品牌都是经过国家商标局批准的有效注册商标,平台直接处理存在法律风险,但是这些品牌容易造成消费者混淆,客观上存在使消费者误解的情况。

例如,纽巴伦wonderflower万斯无印良品这样的品牌,虽然都是经过国家商标局批准注册的正规品牌,但是在实际消费中,很容易给消费者带来混淆,进而投诉电商平台销售山寨货或者直接认为销售假货。由于目前没有明确的法律规定,这使得电商平台夹在国家法律和百姓消费认知相悖的两边不是人的地步。

其次,很多品牌和被混淆的大牌之间还经过了多次诉讼,平台在尊重、执行司法文书判决之余很难应对消费者的质疑。比如,天猫上同时存在无印良品旗舰店和無印良品MUJI官方旗舰店,很多消费者向平台投诉,本来想买MUJI,结果买到了中国版无印良品,有上当受骗的感受。但事实上,中国无印良品品牌是合法存在的品牌,同时还经过了法院判决确认。平台需要尊重并执行生效判决,不能将其清退。

目前,我们正在想办法从店招层面提醒消费者注意它与MUJI的区分,以此来解决消费者混淆问题。万斯也是类似的问题,不少消费者以为万斯就是美国的vans品牌,从而造成对平台的大量投诉。

总之,对于山寨商品,阿里正积极探索山寨治理的方式和方法。

千名大众评审员参与甄别山寨

:对于电商平台上频频出现的山寨品牌,天猫如何解决?有哪些具体的措施和办法?

李溪涵:为让消费者有良好购物体验,确保天猫的良性发展。2015年9月,天猫品控团队开启了大数据+大众评审的定军山项目。该项目的运作模式是:涉嫌山寨的商标(商品)被大数据模型筛选出来后,会被传导给淘宝大众评审员们参与判断。每个被大数据抓取到的商标(商品)需要至少推送给800至1000名大众评审员参与判断。评审员们的任务是,通过视察商标(商品)的外观、形状等方面,对是否会产生混淆这个问题做出是或否的选择。

如果超过一定比例的大众评审员认为该商标(商品)对其产生了混淆,天猫则会启动一系列治理机制,比如该商标所属的旗舰店不再续签、相干商品删除等处理,未来还会考虑通过限制贷款、限制活动等手段对山寨品做不同程度的处理。

:天猫打击山寨有哪些成果可以分享?

李溪涵:通过定军山,去年不续签山寨品牌包括:万斯、皇冠黛安芳香丽姿、AFLF、Adtass/爱迪塔仕、BUYBARLY等众多品牌,并对144家店铺进行摘牌或清退。

到今年4月中旬,定军山总共对外投放10811个山寨辨析任务,共投入21.6万元的评审费用,同时覆盖淘系品牌数1904个,覆盖淘系类目59个。今年,全部山寨辨析项目的预算超过200万。

今年初,天猫对山寨的清理,已从品牌端延伸至商品端,4月初,天猫就男鞋、女鞋、运动鞋类目山寨商品进行管控,对NEW BALANCE、耐克、阿迪达斯、VANS、匡威、斯凯奇、Asics/亚瑟士7个大牌进行主动保护。在不到一个月时间内,共识别并通过大众评审辨析混淆商品数5277个,截至目前,山寨商品降幅达86.8%,前台清洁度大幅提升。

处理山寨需行政和司法机关认可

:天猫淘宝对商家进驻有何要求?为什么山寨品牌也能进驻?

李溪涵:目前天猫对商家入驻有一套严格的标准。但就像前面所说,山寨品牌本身是在国家工商总局有注册,从入驻要素和流程审核上,山寨品牌并没有问题。

像无印良品这1品牌它是2014年1月入驻天猫平台的,当时审核商家资质时,是一个经国家批准注册的合法品牌,平台当时没有公道的理由拒绝该品牌的入驻申请。

但该品牌入驻后,引起了消费者的购物混淆,有消费向平台投诉难以辨别二者区别。因此天猫从技术层面,对搜索结果做了优化,尽量让消费者在时间找到想要购买的品牌商品。

:在山寨品牌治理上,目前天猫遇到怎样的难题?

李溪涵:定军山机制在天猫已运行了一段时间,也取得了一定效果。但是其运作的模式仍然是平台自行治理的创新模式,以该模式对山寨品牌和商品进行处理,还需要行政机关和司法机关的认可。

如果有政府部门的积极介入,线上线下联动,依法采取行政执法措施,或许互联+行政执法的模式能由此形成,困扰消费者好久的山寨行动可以得到有效遏制。

希望出台一部可执行的电商法

:针对平台清理山寨没法可依的局面,阿里是否与市场监管部门进行过磋商?对此,相关监管部门的态度是什么?

李溪涵:就治理山寨品牌时出现的一些案例和官司,我们跟地方工商和法院等部门有接触,但说实话,接触并不多,因为山寨品牌治理,还是一个很新的领域,具体的方式和方法,大家还都在摸索中。

总体上讲,相关监管部门基本认可我们的山寨治理工作,但就犹如前面所说,因为是个全新的领域,他们也在积累案例和经验,不好说是支持还是反对。

:针对山寨治理,阿里希望国家在哪些方面加快立法?

李溪涵:我们希望针对电商这样一个不同于线下商超的贸易平台,国家能尽快出台一部专门的电商法,在保护公正与公平时,它还应该是可执行的。而对一些尚处于发展中的新业态,能给一些缓冲时间来丰富案例。

就拿山寨治理来说,作为中国乃至全球的电商平台,阿里的一些治理经验能为电商法提供宝贵的案例和素材。我们也希望看到,阿里的治理经验能够上升为国家层面的政策、法规,以维护中国电商行业的良好发展。但这需要时间,以及多部门协调。

经期小腹胀痛怎么办
经期小腹胀痛怎么调理
经前小腹胀痛如何治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