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城信息港

当前位置:

为什么说全球变暖趋势没变

2020/02/15 来源:东城信息港

导读

为什么说全球变暖趋势没变2月初,欧亚大陆出现了极寒和暴雪的天气,人们惊呼“气候变冷”了,真的是这样吗?应该如何理解这感觉似乎不太明显的变

为什么说全球变暖趋势没变

2月初,欧亚大陆出现了极寒和暴雪的天气,人们惊呼“气候变冷”了,真的是这样吗?应该如何理解这感觉似乎不太明显的变暖与感觉十分明显的极寒之间的关系?气候变暖又是如何表现出来的?就此,我们采访了刚刚在学术期刊《科学通报》上发表了相关研究成果的中国科学院东亚区域气候-环境重点实验室学术委员会副主任严中伟。

冬季太冷、夏季太热引出两个伪命题

辽宁:近来欧亚一些地区出现大雪及严寒天气,是否说明气候变冷了?

严中伟:年年冬季都有寒潮,公众一般仅注意到寒潮来袭时的寒冷现状,这个时候公众总是问为何全球变暖了还有那么冷的寒潮?事实上,每年夏季也有人问:今年热浪如此强烈,是否全球变暖的后果?但我觉得两者都是伪问题。

辽宁:为什么这么说?

严中伟:气候变暖是比较历史记录得出的结论。如我国东北一带上个世纪六七十年代出现的冬季极冷温度记录很少在近10年内出现。每年寒潮来临,-41℃、-39℃等记录对于百姓来说同样意味着寒冷,但考察气候变化时,有其特殊意义。

其次,气候变化是一个长期的过程,而且有地域性。目前说的气候变暖首先是在全球的尺度上来说的,当然,也是地球大多数地区呈现出的气候特点,但这不排除某些地区并没有同步变暖,而一些年份里出现寒冷、低温、暴雪的这种极端天气则是天气尺度的问题。一些研究也表明,极端天气条件的增多也正是由于全球气候暖化导致的结果,变暖起到推波助澜的作用。

辽宁:那么全球气候变暖如何进行直观的理解,是指气温整体升高了吗?

严中伟:根据IPCC(间气候变化工作组)评估报告,过去100年来,全球平均温度上升了约0.74℃,中高纬地区变化较大,靠近南、北极的一些地区变化更大。即使近二三十年中个别年份较冷,也不见得和“变暖”矛盾,因为上世纪六七十年代存在更多较冷的年份。几乎所有模式都预测年的全球温度将再上升0..70℃。这里要指出的是,温度升高了0.7℃是在100年的时间里,所以,公众在日常生活中是感觉不到有多大变化的,仅从一年中几次极冷、极热的天气过程去感受“气候”,这就有了片面性。

短期变冷、长期趋暖时间尺度不同而已

辽宁:极端天气对人们的生产、生活影响巨大,人们担心气候变化导致会有更多的冷、热、旱、涝极端天气。

严中伟:是的,地球气候永远处在变化中,气候系统中还有很多的不确定因素,例如海洋和云,其中的物理反馈机制可能导致意外的变冷事件,就像1万多年前全球变暖过程中突然发生的一次百年尺度的剧烈变冷事件“新仙女木期”事件。自然的气候波动也可能造成某些时段变冷。有别于过去更早时期的气候变化的是,近百年全球变暖受到强烈的人类活动影响。至于近代气候变暖和极端天气的发生规律如何联系,虽然目前已有研究提出了一些看法,但还有待于进一步研究。

辽宁:所以,“预测”气候并不是一件容易及能完全取得一致的事情?

严中伟:“预测”气候在未来的时间里变暖或变冷,首先需要明确是在何种时间尺度上谈论“未来”,然后要了解这种特定时间尺度上的很多致变因素。如果就10至百年这个时间尺度的未来而言,目前确凿无疑的一个致变因素就是大气温室气体浓度增加,这个因素很可能导致全球继续变暖。所以,要了解不同科学家的特定语境来理解其相关论述。就目前而言,我不认为主流科学界存在截然不同的观点。至于极端天气事件的直接成因,那是天气学的范畴。可以从各地天气气象预报部门获得较为准确的解释。

辽宁:感觉近两年冬天好像来得比以往要晚,这是全球在变暖的必然表现,还是偶然性的气候变化?

严中伟:1个多月前,也就是去年年底,我们课题组发表在《科学通报》上的关于24节气气候变化的论文,引起了西方媒体的关注。

辽宁:感觉您的这个研究应该很有意思节气是老百姓千百年来都关注的,其相应的气候特征反映了我国四季交替的气候特征,含有时令顺序、物候变化、农作物生长情况,对于人类活动特别是农业生产有指导意义,是气候的节点。那么,研究发现这些节点对应的气候特征发生了变化?

严中伟:基于逐日气温观测资料,借助近年来发展的时间序列分析方法,我们计算了每年每个节气的平均气温,例如,立春一般是在2月日,取这3天的平均),然后计算年中每个节气各自的气温变化线性趋势,以研究年中国气温变化特征。通过研究发现随着近代气候变暖,24节气也在发生一些相应的变化。

冬来迟、春到早24节气透露气候走势

辽宁:冬季的开始推迟了吗?

严中伟:立秋、冬至趋于推迟,而春天里的惊蛰、清明、小满和芒种这4个反映物候现象的气候节气在全国普遍趋于提前,在北方半干旱区更显著,其中气候惊蛰提前在全国各地几乎都是显著的,而且在33°N以北、东部(105°E以东)趋势比西部大。气候小满和芒种分布特征相似,在北方半干旱带、江淮流域、东南部沿海一带的趋势显著。总的来看,气温上升阶段的气候节气都倾向于显著提前6至15天,其中雨水节气提前了大约15天,为多,而气温下降阶段的气候节气则都倾向于显著推迟5到6天左右。

辽宁:这一变化对我们有何影响?

严中伟:在气候惊蛰、清明、小满和芒种全国普遍趋于提前的气候变化大背景下,各地应当因地制宜,适应气候变化,提前布局相应的农事活动。当然,各种适应气候变化的决策措施还得考虑气候之外的其他因素,如农业技术的发展等。

辽宁:大寒、大暑是一年中冷、热的节点,也发生了变化?

严中伟:在我国,冷的节气是大寒(平均-3.51℃),热的节气是大暑(23.59℃),2000年前我国劳动人民总结出来的这两个季节性极端阶段,在当前全球变暖的大背景下并没有发生本质改变。但是,对全国平均而言,小寒、大寒趋于减少,近10年(年)年平均的大寒天数为14天,而20世纪60年代是32天,2007年甚至没有1天低于常年大寒阈值温度,而大暑天数在这两个时间段比较,在前者时间段的天数比后者增加81.4%。

辽宁:气候变暖的显著表现?

严中伟:是的,这些都是近代气候变暖的依据,在全球变暖的大背景下,全国平均而言,24节气都趋于显著增暖,造成整个季节循环整体抬升,年间,24节气的增温在0..43℃之间

,气温上升阶段的增温趋势普遍大于气温下降阶段,雨水、立春、惊蛰节气的增温快,在年间分别增暖了2.43℃、2.37℃和2.21℃,华北东北一带尤甚。当然,即便如此,冬季依然有寒潮天气,正如夏季依然有热浪天气一样。

辽宁:看来全球整体的增温、变暖,对人类影响还是很大的。

严中伟:人类大规模无序活动影响全球气候系统。平均气温整体的略微升高,人体自身难以体会,但是对于一些弱势人群和生态系统来说影响会很大。这种影响可能通过一些局部极端天气事件来体现,如2003年欧洲一次热浪事件,持续若干天温度达到30℃,导致数千人死亡。这初听起来有点不可思议,但确实对于那些疾病患者或老弱群体是致命的。如果全球变暖,导致每年多那么1至2次致命的热浪,影响当然不可忽视。

另外,气候变暖的一个直接后果是导致某些区域如我国半干旱地区的土地表面水分蒸发加剧,促使当地干旱化的一个主要因素。变暖大气中水汽含量增加,也有助于带来区域性的天气变化的不确定性及极端天气的频发。

针对近代全球变暖趋势,减少温室气体排放、在各种决策体系中增强关于气候变化因素的考虑以增强抵抗自然灾害和对气候变化的有序适应的能力,这是我们应当妥善面对的一个课题。 本报/刘洪宇

专家档案

严中伟 1963年生。中科院大气物理研究所研究员,博士生导师。中国科学院东亚区域气候-环境重点实验室学术委员会副主任,主要从事气候变化的研究;天气和气候序列的动力学系统分析和预测;大气环流之于海平面的影响等。

西安市儿童医院南区预约挂号
郑州性病医院好吗
桂林看白驳风医院
张家口好点的白癜风医院
新疆白斑医院哪家
标签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