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城信息港

当前位置:

墨香黑六小说江山文学网

2019/07/13 来源:东城信息港

导读

“呜,汪,汪汪汪!呜,我走,我走就是!”黑六沮丧地低垂着头,慢吞吞的,一步三回头地往外走。这里是加油站的后院,没有车来车往,进进出出的都只是

“呜,汪,汪汪汪!呜,我走,我走就是!”黑六沮丧地低垂着头,慢吞吞的,一步三回头地往外走。这里是加油站的后院,没有车来车往,进进出出的都只是加油站里的员工。妈妈花花从小就教过,千万不要走出那道铁门,外面车多危险,而且人也多。你们的父亲是一条酷毙了的藏獒,是狗中的贵族,你们几兄妹都继承了你们父亲的优良基因,有着你们父亲一样的优良血统,看看你们身上蓬松的狗毛,还有脖子上的鬃毛,长得漂亮极了。不信你们看看三娃子阿姨那几只狗,完完全全的土老帽儿,看到都心烦!你们看看有几个人喜欢它们?愿意抱它们?“妈妈骗人!呜,汪,汪汪!妈妈,人都是些喜新厌旧的东西,长着带色的眼睛,原来喜欢我们的老徐不晓得从哪里弄了只死猫来,一天到晚“喵喵”地甩着她那条死尾巴到处献媚到处勾搭讨好老徐,老徐这老东西好色死了,看到那死猫就嬉皮笑脸的,它来吃我的饭还要我让它!呜,汪,汪汪!妈妈,我走就是,再也不回来了!天大地大,我这么帅的狗,不相信就没有我的容身之处!”黑六一步一步,走在铁门口停下,回头看看,那只死猫还在用长尾巴勾搭老徐。“哼!死猫!整个一贱妇!淫妇!荡妇!汪,汪汪!”  黑六生在加油站,长在加油站。都说一娘养九子,命运各不同。这句话用在黑六它们兄弟姐妹们身上,再合适不过了。花花一胎生了七只狗,有花的,有乌的,就只有黑六才是黑的。花花坐月子的时候,老徐给花花吃的是生鸡蛋拌狗粮,让花花的奶水足足的,把几条小狗崽崽喂得一肥二胖,只是狗崽崽实在太多了,没过几天,花花明显地就营养透支了。看着花花一天一个样地骨瘦如柴下去,老徐担心过几天不但几只狗崽活不了,连花花怕是也活不了。老徐虽然心疼花花,但也喜欢几只狗崽,不过他也实在是没办法,只好选择了淘汰制,按照前辈人按毛色选狗崽的办法,一黑二黄三乌四白的顺序,把那三只花狗崽扔到了加油站的垃圾箱旁。花花心痛地追出去,用舌头为它的三个孩子们舔了舔身子,一步一回头地走进加油站的里面去了,那里还有它的几只狗崽呢,不要又被扔了才好。  几只小狗崽在老徐和花花的共同关心下,终于能够吃一些饭了。老徐把狗粮用水泡软和,再打几个鸡蛋拌匀,狗崽子们便扭着小肥屁股像猪一样“啪嗒啪嗒”地抢着吃。花花总是教育几只乌狗,你们几个是闺女,吃相要矜持点,斯文点,不能像你们黑哥那样粗鲁。几只乌狗却总是左耳进右耳出,谁不晓得妈妈重男轻女喜欢儿子啊!妈妈自己吃饭的时候又何时斯文过?  太阳出来,暖洋洋的。黑六几兄妹就出来在院子里走走,因为太胖了,一不小心就摔跤,说是散步,其实是连走带滚,经常惹得几个加油站的人拿着手机“啪嚓啪擦”地拍照。几兄妹倒是不介意这个,谁叫咱有着那么优良的血统呢!可是没过几天,黑六和花花就发现那几只乌狗崽不见了,花花没有办法,只好加倍地疼爱黑六,生怕哪一天黑六也会不见。没办法,这年头啥都有人偷,连狗崽也有人偷!其实花花哪里知道,黑六是加油站老板点了名就留在站上的,谁也不许捉走!  三娃子被扔了,并不是因为它长得丑。说起来这事怨不得别人,怪只怪三娃子那娘们没度量,见着黑六几兄妹长得比自己好看,就老是趁花花不在的时候来咬它们,花花本来也算温顺,看到自己的孩子被那贱狗欺负,便不顾命地和三娃子打起来,但它还真不是三娃子的对手,经常被咬得“嗷嗷”直叫。三娃子真是疯了,见着没有人喜欢它的狗崽,有时候恼怒了连人都咬,这加油站岂能容忍那样的恶狗,于是三娃子也真就是自作自受,好在它的狗崽们还是都被人领养了的。  花花天天都要出去溜达溜达,活动活动筋骨。但它从不带黑六,因为要出去,就必须得经过加油站前面车来车往的加油加气区,那些四个轮子滚的铁家伙特别危险,前些时间,加油站的那只狼狗放学回来就是出来溜达被车碾压了,输了一两个月的液才捡回了一条狗命。“哼!上两天学又怎么样?连车都不会让,完全不配当加油站的狗!”花花经常用鄙视的眼光看那条像是得了脑震荡一天到晚对哪个都摇尾巴的狼狗,嘴角不屑地挤出两个字:“弱智!”但是不久,那条弱智的狼狗还被加油站老板接去住别墅了。花花一点都不羡慕,住别墅哪有在加油站自在?同时也觉得这老板人不老怎么就老眼昏花了,就算全世界的狗都死完了也不会有人看上那一条脑残的狼狗吧!何况明明有一条那么漂亮的花狗摆在眼面前,就算你老人家重男轻女吧,那黑六呢?长得那么帅,一表狗才的,哪一点不如那条脑残的狼狗?哼!我才不愿意和黑六分开呢!花花每次看到老板那辆路虎,真是又恼又庆幸。但是没几天,花花在加油站外的公路上溜达,被一辆不会减速的车给撞死了。  黑六从此成了加油站的掌上明珠。不管是加油站的员工还是来加油加气的驾驶员,只要看到它都喜欢把巴掌拍得“啪啪”地响叫它出来。黑六本就是一条狗,长的自然是狗记性,花花血淋淋的教训对于它似乎一点也不深刻,哪里经得起驾驶员筷子夹着的肉的诱惑。慢慢地,不光是后院,整个加油站都成了它的地盘,出了后院来到车来车往的加油区也不慌不忙从容镇定,而且不管是加油站员工,还是来加油加气的驾驶员,它都混了个见面熟!  加油站只有黑六一条狗了,不但加油站所有的地盘都成了黑六的天下,睡的是空调屋,吃的是肉下饭,阳光好的时候就在后院睡一觉,不用让车,也不会被打扰;高兴的时候还出去溜达溜达,走出加油站老远都有人认识它,“嘿,这不是加油站的黑六吗?你出来兜风了?”这时候,黑六就会摇摇大尾巴,算是打招呼。也有驾驶员会踩一脚刹车,“嘿,黑六,我去你们加油站加油,上车!”黑六也总是只摇摇尾巴,从不上车,谁晓得你会把我拉到哪里去?我自己找得着路回去!反正在这加油站方圆一两公里的地方,几乎人人都认识它。  黑六喜欢郑阿姨,每天早上雷打不动地都要给它带蛋黄来,就凭着一到周五一天一个蛋黄,黑六是想长不帅都不行。还有BRT路公交车的18号驾驶员,每次来加气都会给它带好吃的来。18号驾驶员工作是一休一,做一天休息一天,一条线路几十台一模一样的公交车,只要听到声音,黑六就会准确地判断是不是18号来了。有时候,就算是黑六在后院睡觉,只要是18号开的车来了,还没有到加油站黑六就能听得出来,爬起来就跑出去接。时间久了,加油站的人都说黑六拜了18号为干爹,黑六才不管这些呢,干爹就干爹呗,反正只要我们自己知道咱这是纯洁的友谊就行了!  小时候的黑六喜欢到后院办公室楼上的会计室睡觉,因为郑阿姨就在会计室,还有李阿姨。后来会计室又来了两个美女,倒是挺喜欢黑六的,但是有时候总是捂着鼻子绕开它走。黑六瞟了她们一眼,站起来慢踏踏地往外走:“我都长大了,虽然这身上是有些味儿,不过帅狗也是有自尊的,用不着这么夸张吧!哼,我走,好男不和女的一般见识!”  楼下就是小陈的办公室,有事儿没事儿,黑六总喜欢到小陈的办公室坐坐,或者睡上一觉。都是男的,的确要比女的好相处些,虽然没有楼上财务室里的那些香水味,不过小陈身上这味倒还不难闻,谁叫咱们都是男的呢!黑六心里感叹,难怪人人都说女子和小人难养也!这小陈好处多了,只是真的没有我帅,而且走路声音还响,老是把人家的美梦吵醒。  小陈隔壁就是库房,平时没什么人进出,倒是清净。其实这也是属于黑六的屋子,黑六兄弟姐妹自从能够走路了就和妈妈住在库房。这库房是老徐在管理,堆满了乱七八糟的东西。黑六很久不到库房去了,触景生情啊!如今咋一进去,就感觉像是妈妈和那些妹妹在里面一样。黑六定定神,竖起耳朵,真的有响动。它慢慢地站起来,朝那声音走去。“啊呀呀!汪,汪汪汪、汪汪汪!”黑六边叫边跑出来,我的天,几只好大的老鼠!  “黑六!你干嘛呢?”老徐喝道。  “像是被什么东西吓到了。”李阿姨说,“你进去看看呗!”  老徐蹑手蹑脚地走进库房,东翻西翻。“呀!妈妈呀,好大两只老鼠!”老徐被吓得不轻,一下子跳了出来。  “是要弄只猫了。这老鼠浑身是细菌,晚上跑到厨房里可不好,每天十多个人吃饭呢!”李阿姨说。  “猫啊?这下子总算有个伴了!”黑六高兴得笑眯了眼。  没过两天,老徐还真的弄了只麻的肥猫来。黑六摇着大尾巴友好地走过去,眯着眼睛低着头伸长了狗颈子:“汪!美女,你好啊!”   “喵!”肥猫站起来,弓着背,竖起尾巴后退两步,“喵!滚开,色狗!”   “汪!”黑六后退几步,扭头就走,“汪、汪汪!给你点颜料你就要开染坊,你还以为自己真的是美女啊?看你自个儿那副德行,和你打招呼也就只是为了不失我的绅士风度而已。”  “黑六!你叫什么叫呢?”老徐喝斥着黑六,转身抚摸着那只麻猫的肥背安慰着,“咪、咪咪咪,咪咪咪。”  黑六停下脚步,瞟了一眼老徐,“哼!男人都不是好东西,色!就那只肥婆都看得上!”  “黑六!走哪里去,吃饭了!”炊事员小徐阿姨端了一钵饭出来,倒在黑六的狗碗里,依然是黑六喜欢的肉下饭。黑六一扫刚才的不愉快,跳跃着跑过去。那只麻猫从桌子上跳下来,粗鲁地咬了一大坨肉就狼吞虎咽。  “汪,汪汪!这是我的,你这死猫,滚!汪,汪汪汪!”  “黑六!你干嘛呢?”老徐伸手轻轻地拍拍黑六的头,“黑六啊,你乖点,你是哥哥,要让着猫妹妹哦!”   “汪,汪汪!岂有此理!还要我怎么让?”黑六心里腾起一团怒火,低着头对着那只猫发出低沉的警告:“噢——汪,汪汪!”   “喵!”麻猫怒吼一声,伸出爪子一巴掌就打在黑六的脸上。黑六只觉得脸上一阵钻心的疼痛,感觉脸上一定是被抓出了口子。“汪,汪汪!你这泼妇,贱妇!吃我的饭,还毁我的容!妈呀,可惜了这张酷毙了的狗脸啊!汪,汪汪,我咬死你!汪,汪汪!”黑六露出一排尖尖的白牙,“噢——”  “黑六!你干嘛呢?刚才不是给你说了要让着猫妹妹的吗?库房里那么多老鼠,你咬呀?”   “呜!汪,汪汪!我走,我走就是!贱人!贱猫!一对狗男女!噢,不不不,才不配当狗男女呢,一对臭男女!”  就这样,黑六走出了加油站的后院,走出加油站。走在马路边的黑六,再也没有了当初在马路上溜达的心情,它真的不想离开那个家,不想离开每天给它蛋黄的郑阿姨,不想离开早喊它黑六的李阿姨,要知道,这世界上有好多狗都是没有名字的啊!还有加油站的那些人,那些来加油加气的驾驶员,对了,还有BRT的18号——干爹!  天黑的时候,黑六回到了加油站,睡在营业厅里。加油站的人也没在意,有驾驶员到营业厅接开水,看到一条大狗睡在里面,吓得后退两步,“妈呀!这么大一条狗,咬人不?”“你接水去吧,黑六从不咬人。”  “哦,是黑六呀!它干嘛到营业厅来睡了呢?”加油站的人不再回答,这加油站的狗不在加油站睡又到哪里睡呢?  “黑六!黑六!起来了!出去,我要拖地。”黑六在沉沉的睡梦里被叫醒,它站起身来,感觉浑身软绵绵的,四条腿也没有一点力气。一个踉跄,差点摔倒。它歪歪倒倒地走出营业厅,又倒在营业厅门口外睡了。  “黑六怎么啦?是不是病了?”  “好像是,看它都瘦了一圈。”几个加油站的人围过来,“黑六,你怎么啦?黑六,黑六,你是不是病了?”  “可能是,这几天狗碗里的东西它都没有吃。昨天还是蹄子汤呢,连蹄子也没有吃。”炊事员小徐说。  “怎么了?黑六病了吗?”18号来加气,非常意外地没有看到黑六又蹦又跳的身影,下车来,又见几个人围着地上睡着的黑六。“黑六,你怎么啦?我给你带了狗粮,你吃点儿吧!”18号说着,把狗粮摊在手心里伸到黑六嘴边。好久没有闻到美食的香味,黑六激动得站起来,两下就把18号手里的狗粮舔得干干净净。“一定是饿的!你们没有喂它吗?这一定是饿的,你们看它吃狗粮的那个样子!”18号激动地说着,回头从车上拿出一盒饭,夹了一些在地上,黑六“啪嗒啪嗒”的几下就舔了个精光。  “它不是不吃白饭吗?今天干嘛了?换口味了?”小徐诧异了。“黑六,走!里面有蹄子,有肉!”黑六听到这熟悉的东西,摇着尾巴跟着小徐往后院走。可是走到铁门口,就再也不走一步了。“怎么啦?黑六,里面有肉啊!”可是不管小徐怎么哄,黑六就是再不踏进铁门一步。小徐端来黑六的狗碗,“来呀,黑六,进来吃肉。进来呀,你光摇尾巴干嘛?”   “喵——”麻猫冷不防从铁门的旁边蹿出来,对着黑六竖起尾巴弓着背,“喵!有本事你饿死了都不要进来吃呀!喵,喵!”  “麻猫!你干嘛?去!去!”小徐对着麻猫跺了两下脚,麻猫没趣地走了。  黑六瞟了一眼这该死的麻猫,“哼!谁稀罕你这后院,我不进来就是!”黑六转过身,走了。  “黑六、黑六!你别走啊,来吃饭,我给你端出来。”小徐把狗碗端出来放在营业厅门外的墙角里,黑六叉着前脚蹬着后退,痛痛快快吃了个滚肚儿圆。  大家直到现在才知道黑六是为了猫再也不进后院了,小徐也就每次都把饭给黑六送出来。  那天下午,黑六在花台边爬了一半天,几乎就没有换过姿势。有人路过打招呼,“黑六,你在干嘛呢?”黑六也是头也不回地摇两下尾巴表示回应。没有人去想黑六到底怎么了,更没有人去想黑六到底要干嘛。直到天快黑的时候,大家才发现黑六脚下踩着一只被咬出血的老鼠。  “黑六,你咬的老鼠呀?”几个加油站的人走过来,黑六冲着他们摇摇尾巴,眯着眼睛,松开了脚。  “黑六!老鼠跑了!”有眼尖的人大叫。黑六猛地反应过来,追上那只受伤的老鼠,一口咬了下去!  “黑六,你真咬老鼠了?”  黑六骄傲地冲着大家摇摇尾巴,又低下头狠狠地咬了老鼠一口,再踩上一脚,再咬,再踩。直到老鼠四条腿一蹬,彻底不动了。黑六摇着它那条蓬松的狗尾巴,像高举着一面胜利的旗帜,嘴里还在对着老鼠发出愤怒的吼声:“噢——汪,汪汪,汪汪汪!” 共 5331 字 2 页 首页12下一页尾页

男性不育症的治疗方法有哪些呢
昆明治疗癫痫病哪家医院好
昆明市治疗癫痫病价格
标签

上一页:回忆中的爱

下一页:语言

友情链接